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返回顶部
分享到

按摩致老人肋骨骨折 多次协商美容院赔偿两万元

美容院新闻 2022-7-29 13:32 1040人浏览 0人回复
来自: 青岛信网 收藏 分享 邀请
摘要

本案第二次开庭,庭审中被告方主动提出希望协商解决争议,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被告护肤造型馆一次性赔偿原告卜女士两万元。 ...


走在大街小巷,我们能看到不少美容院、足疗店都挂着按摩保健的招牌。然而,家住北京的六旬老人卜女士在一家护肤造型馆进行按摩导致骨折,于是她诉至法院要求索赔。

去护肤造型馆按摩致骨折

老人诉至法院

这家护肤造型馆离卜女士家不远,她也是这里的老顾客了,事发当天卜女士的女儿给她购买了店里的全身按摩项目,可按摩服务刚开始一会儿,卜女士的身上就出现了一声异响。

卜女士的女儿:我们就听见咔嚓一声,然后我妈就说哎呀,疼,我就说怎么了,然后按摩的那个小姑娘就说没事,姐,就是我的手响了一下,然后我们就赶紧问我妈感觉怎么样,老太太就说疼。

当事人卜女士:嘎嘣一下,一开始我说哎呀,她说是我的手,我说不是,我感觉我身子这颤了一下,她说碍事不碍事?我说那这一会儿说不上来。

当事人肋骨处疼痛 工作人员却表示正常

根据当事人卜女士回忆,她当时就感到自己肋骨处有隐隐的疼痛,她的女儿赶紧叫来了门店其他的工作人员,询问了一些卜女士的情况后,工作人员表示,这种情况她们经常遇到。

卜女士的女儿:叫了另外一个技师进来,然后那个技师进来就又摸又看,然后就问我妈你感觉怎么样。

当事人卜女士:她说阿姨没事吧,我告诉你我们闲暇的时候也对着按摩,后来有时候按摩也嘎嘣一下,她说没事,回家睡一晚上就好了。

当事人随即叫停服务 当晚疼痛到难以入睡

虽然当时没有感到身体不舒服,但卜女士还是叫停了这项按摩服务回家休息,可就在当晚,身上一阵阵剧烈的痛感让她难以入睡,不想给女儿一家添麻烦的她在辗转中熬过了那个难挨的夜晚,可到了第二条早晨,疼痛非但没有像此前店员说的那样有所缓和,反而愈演愈烈,让卜女士无法忍受。

当事人就医 被诊断为多根肋骨骨折

家人立马将卜女士送到了医院,并通知了那家护肤造型馆的工作人员,她们随后也到了医院。经诊断,卜女士右侧第7、第8根肋骨骨折,左侧第9根肋骨骨折。面对眼前的结果,卜女士一家怀疑,这一切都是前一天在护肤造型馆按摩引起的。

就医疗费用和赔偿事宜

双方多次协商未果

卜女士由于骨折所产生的医疗费用达到了数万元。就医疗费用和赔偿事宜,双方也曾进行过多次协商,但始终没能达成一致。

卜女士的女儿:如果她要是当时说,不行我建议咱们现在就去医院看一看,或者她有一个这样的态度。如果她有这样的专业性,有这样的意识,那肯定不会给我现在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卜女士多次到医院治疗,还进行了手术,花掉了数万元的医药费。起初,这家护肤造型馆还曾安排过工作人员陪同卜女士一家到医院,也垫付过一部分费用。

卜女士的女儿:陪着我们去过两次医院,每次是花费2000元左右,加起来4000元左右这样一个费用,但是我妈妈这个情况一出,她不是说短时间能好的,她后边还要去复查,去康复。他就觉得好像出于人道主义,这个事情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他觉得后边好像就是跟他没有关系了。

卜女士一家曾多次和这家护肤造型馆的负责人沟通协调相关医疗费用和赔偿事宜,但这样的协商逐渐变成了一场漫长的谈判,迟迟没能产生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结果。卜女士说,术后的身体状态也不如从前。

当事人卜女士:我现在就是下楼梯、走路都不能走快,要是拎东西重一点都不行,我就是想着来个半年左右,帮帮孩子,因为她说工作那一段时间特别忙,没想到出了这个事情。现在我是个被伺候的人了,本来想解决他们的困难,反而我成累赘了。

卜女士的女儿:就觉得特别自责,我就觉得本来是个好事,想让妈妈去放松一下,结果给妈妈按成这样,现在她身体也特别差。她这个人又特别好强,她有时候就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但是现在她感觉就是身体特别沉,然后说话也说不了长,然后导致她的情绪也特别低落。

护肤造型馆只为当事人交过四千元治疗费

从卜女士第一次入院检查开始,涉事护肤造型馆一方除了曾交过四千元的治疗费用,并没有更多的补偿。事发一个多月后,当卜女士一家再想和对方进行沟通时,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

卜女士的女儿:后边我们再联系他之后,他就不回信息,然后也不接电话了。就觉得这样一个品牌的连锁机构,处理这些事情是这样一个方式,我跟我先生真是觉得特别困惑,也觉得特别对不住老人。

骨折与按摩是否有直接因果关系成辩论焦点

在协商无果之后,卜女士一家将经营这家护肤造型馆的公司告上了法庭,今年4月,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庭审中,骨折与按摩是否有直接因果关系成为辩论焦点之一。

面对诉请,被告方代理人辩称,原告卜女士多根肋骨骨折的情况和被告护肤造型馆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被告方提出,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是门店员工按摩对卜女士造成了伤害,由于是事发后第二天卜女士才被查出肋骨骨折,而且她已经60多岁了,极有可能是她在离开护肤造型馆后,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的。

被告是否担责 关键要看是否存侵权行为

对于原告的身体损伤,被告应否担责呢?法庭审理认为,关键要看被告是否存在侵权行为,继而判断它是否应该承担侵权责任。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奥运村法庭一级法官 禹雷:这个就要看被告具体提供这个服务是否超过了必要合理的限度,也就是说像这种美容服务类的,尤其是这种生活美容服务类的,它目前在我们行业监管层面,并没有一个明确具体的规定,是需要相关的资质的。那么在服务机构提供服务过程中,你要尽到必要且审慎的注意义务,来尽量保护消费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免受侵害。如果你提供这个服务超过了这种必要限度,那对当事人造成了一种伤害,那你就需要承担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石佳友:根据我们的民法典一千一百六十五条,说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这里面侵权责任主要就是损害赔偿。

那么,卜女士是否存在骨质疏松,会影响这家护肤造型馆侵权责任的认定吗?主审法官考虑了哪些问题呢?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奥运村法庭一级法官 禹雷:经过我们查卷,在原告的就诊病历里面,并没有发现医生有明确的表述,原告有骨质疏松这样的体质,然后事后我们让当事人双方共同到医疗机构去进行询问和核实,那得出的答复是医疗机构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意见,说原告是否骨质疏松。从我们这个案件审理的角度来讲,骨质疏松可能是一种当事人的一种特殊体质,这个特殊体质从民事侵权责任的角度来讲它并不能成为阻却侵权责任的一个合理的事由,也就是说是否骨质疏松并不是我们这个案件争议或者审理的一个焦点。换句话来说,即使原告有骨质疏松这样的体质,那么也不影响这个侵权责任的认定。

双方有和解意愿

法院展开庭后调解工作

此次庭审并未当庭宣判。鉴于当事双方都表示有和解意愿,承办法官积极沟通协调,立足解决争议展开庭后调解工作,尝试通过促成双方协商,摒弃纷争,形成合意。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奥运村法庭一级法官 禹雷:双方对于事实的认定,包括赔偿金额的达成可能还争议比较大,那么我们在诉讼过程中,包括法庭辩论终结之后,我们也是为了做到案结事了,及时跟双方又进行了一个新的沟通,然后询问各方关于解决纠纷的一个态度和方案,在最后双方都认可的一个基础上,最终达成了一个双方都接受的方案。

协商成功 美容院一次性赔偿两万元

2022年4月28日,本案第二次开庭,庭审中被告方主动提出希望协商解决争议,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被告护肤造型馆一次性赔偿原告卜女士两万元。

法学专家介绍,类似卜女士这样的案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消费者选择按摩服务时,在享受服务过程中应当承担一定的谨慎注意义务,以确保自身安全,而作为提供服务的商家,在尽到注意和谨慎义务的前提下,更应当根据不同消费者的个体情况,提供适当、合理的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石佳友:那么这里面就要求经营者他对消费者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时候一定要尽到必要的注意、谨慎和提示这样的相应义务,要确保消费者的人身财产安全。

行业规则规范应详尽 明晰各方责任边界

除此之外,法学专家提出,想要尽可能地减少此类纠纷的出现,还需要相关行业内部制定更为详尽的行业规则规范,明晰各方责任边界,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石佳友:那么行业组织它所制定的服务标准,它就相当于我们法律上讲的交易习惯,那么根据我们民法典的第十条,习惯同样它也是法官可以适用的法律渊源,因此如果发生了司法纠纷,法院它就可以依据这些具体的行业标准交易习惯来认定我们提供服务的经营者是否存在过错,从而根据公平等法律原则来确定双方具体的权利义务。

本文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最新资迅
推荐阅读
热门问答
返回顶部